肥牛私享

摆脱不了白天的黑,给自己一个愉悦身体的机会。。。我没有心,她散逸了。。。

正见

純真筆記:

骄慢和自怜息息相关。我执纯粹是一种自我纵容,认为自己的生命比其他人的都更艰难更悲哀。当自我发展出自怜的时候,便让其他人生起悲悯的空间消失了。在这个不完美的世界中,许多人都曾经受苦,并且仍在受苦。


当你开始注意到情绪所能够造成的损害,觉知就会开始发展。不知才是恐惧的真正根源。觉知不会妨碍你的生活,反而让生命更加充实。如果你正在享用一杯茶,而且了解短暂事物的甘与苦,你将能够真正地享受那杯茶。


我们生命中的一切觉受都是“在目前是”。事物目前显现出存在,我们就是没有勇气或意志,如此地看待事物。加上由于我们没有以部分看待事物的智慧,便将就地视它们为整体。如果孔雀身上的羽毛都被拔光了,它就不再令我们惊叹了。然而,我们并不热切地想降服于这种世界观。这就好像蜷曲在床上做好梦,略微地知道自己在做梦,却不想醒来一样。或者像是看到美丽的彩虹,怕它消失而不想走近一般。有醒来的勇气,并且加以检视,就是佛教徒所说的出离心。与一般的信仰相反,佛教的出离不是自我惩罚或禁欲主义。悉达多愿意而且能够见到,我们一切的存在都只是标签附加在并不真实存在的现象上而已。经由此,他觉醒了。


在佛教中并不存在神性。一条道路就是一个方法或工具,带领我们从一处到达另一处;在此,“法”就是带领我们走出无明,抵达无无明的道路。

然而,道路本身终究也需要被抛弃,如同你抵达河岸时,就得抛弃舟一般。你抵达时必须要下船。在完全证悟的那一刻,你必须抛弃佛教。精神之路是一个暂时的解答,它是在空性被了悟之前所使用的安慰剂。


因此涅磐即非快乐也非不快乐——它超越了一切二元的概念。涅磐是寂静。

我们自己创造出朋友和敌人,却忘记他们是怎么来的。由于缺乏专注力,我们自己创造的东西变得坚固而真实,而更纠结于其中。当你完全了悟这一切都只是你所创造的,而不只是智识上的了解时,你就自由了。

经由解构自我,痛苦可以从根断除,因为如果没有自我,就没有痛苦。


当我们能了解物质世界的无自性和无常,出离就不再是一种自我虐待的形式。它并不是要我们折磨自己。“牺牲”一词就具备了不同的意义。有这样的了悟,一切事物的重要性都会和吐在地上的口水差不多。我们对口水不会伤感。失去这种伤感,就是大乐之道,称为善逝。

悉达多自己曾说,最好的崇拜方式,就是单纯地忆起无常的原理,情绪的痛苦,现象无自性,以及涅磐超越概念。


四法印:

一切和合现象皆无常,

一切情绪皆苦,

一切事物无自性,

涅磐超越概念。


-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

评论

热度(37)

  1. losery純真筆記 转载了此文字
    太多放不下
  2. 地上水仙純真筆記 转载了此文字
  3. 随风潘純真筆記 转载了此文字
  4. 肥牛私享純真筆記 转载了此文字
  5. 髒嫙侓純真筆記 转载了此文字
  6. 人生若只如初见純真筆記 转载了此文字
  7. xinyang純真筆記 转载了此文字
  8. 孙晓福純真筆記 转载了此文字
  9. 冥王星的温度純真筆記 转载了此文字
  10. dawnvpink純真筆記 转载了此文字
  11. 减脂50﹪小磁純真筆記 转载了此文字
  12. 壹夜沉香純真筆記 转载了此文字
  13. 鹰隼純真筆記 转载了此文字
  14. 梦游純真筆記 转载了此文字
  15. 我们不曾逝去的青春純真筆記 转载了此文字
  16. 告别角宿一純真筆記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春夏秋冬
    我认为,归于虚无不是极乐,虚无中一丝生机,才是真意。虚无也不过是过河的小船而已
  17. 手中摇曳溺弱青春純真筆記 转载了此文字
  18. 旅夜书怀純真筆記 转载了此文字
  19. 手中摇曳溺弱青春純真筆記 转载了此文字
© 肥牛私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