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牛私享

摆脱不了白天的黑,给自己一个愉悦身体的机会。。。我没有心,她散逸了。。。

《康德美学读书笔记》

李恬兒:


 

公开课资料:

 

1、【《耶鲁大学公开课:文学理论导论》】第5集“艺术作品内在自主结构的观念”,审美判断力及艺术自由。艺术可以提供另一种世界观,重新识别自己与他人的存在,以人性化的、感性的方式。判断力是一种具有独特特质的能力,使它和理性和知性区分开来。

这集还是值得一看,很给力,强烈推荐。http://t.cn/h5Dh9x得益良多。

 

2、【牛津大学公开课:康德的纯粹理性批判】康德的《纯粹理性批判》是哲学史上的一部光辉巨著,也一直是学者们激烈争论的话题。本课程即对他的主要论点进行详细解读和探讨,以期望从相对客观的角度对这些理论作出评价。... http://t.cn/zY6jfBr(分享自@网易公开课)2013-3-16

 

基本概念

知性就是:“看,那是什么?”;判断力就是:“是的,真实就在那里!”理性就是:“这就是你,你是什么?”。虽然康德的三批判里,把知觉、判断力、理性,三分为貌似一个由浅入深,从低到高的层次,但是它的结构却不是这样线性单纯的。各种力量在以不同的呈现状态结合成不同的结构。

 

判断力的合目的性是达到纯粹理性的话,目的就是明了事物间一切本来的秩序,科学就是为了实证“先天的秩序”。那么道德就是理性的一切知性表象。审美的奥秘是通过从伦理感情或者超感体验达到联系纯粹理性与知性,从而关联了哲学与现实(物质的世界)。

 

人通常不在自私或虚无里困惑,而总在判断力里纠结,因为判断力导向的是自我价值。自我价值又偏偏陷入各种重要和次要关联的批判里,并不存在于绝对的自私和虚无里。

 

单纯从形式是否孤立的在审美来理解康德的“独立的美”,是一个很大的误区。对象的内在动力源才是一个本质,对象本身着有自然的规律,有精神的鼓动,所以,它是有“目的性”的一种自由能量。美是它的表象形式。不理解这句,就不能体味“花朵是自由的自然美”这句的其中韵味了。

 

经验与意识的区分,将表象的世界和内心世界区分开来,科学在这个基础上诞生了。后天理性认知是脱胎于非理性的认知。即俗称,形而上学是科学之母,是第一哲学。联系知性和理性的判断力,先于后天理性的推理和逻辑。甚至可以说,判断存在的本体,是推理一切世界事物的源点。终极目的是:人是什么。

 

自我与独立

对于自我内在价值有所肯定,对本质有所认识的人,才可能有审美能力,才能由衷的感受到,合乎天性的行为给自己带来的愉悦和超越愉悦的愉悦,远超欲望的满足和愉悦。作为一个活在当下时代的人,总得先承认,每个人的天赋价值不是以其他任何人的喜好愉悦所转移改变的,只能基于此基础上,结成暂时或长久的同盟合作。这就叫自由同盟。

朱光潜式的试图以心理科学解释审美,犯的错不仅是以理论切割感性,而是起点错误:在以一种人为理论或赋予物质秩序一个意义,而不是承认人自身的价值存在。自身价值不是以任何人的喜恶所存在的,他更接近造物的目的。不承认这种自身价值判断,就没有道德善恶,以及所谓公正的衡量基准。而认识到每个人的天赋价值不是以其他任何人的喜好愉悦所转移改变的,而只能从对其人格的判断达到一个理解,这恰恰是一个审美的过程,而大于理性和理论。

非理性的哲理和思想比理性的理论要难学,更难融入到一个人的精神里。理论和概念的原则容易理解,固定的名词固定的意思,既定的思路,有逻辑可循。可是非理性的东西没有清晰的路径,影响人的覆盖面却更广,涉及一个人的道德、喜好、情感和勇气、性格。

 

美学思考

王国维先生将中国诗词意境与叔本华美学贯通,文学顶级美学就在其中。王国维先生是从禅之无我之意境与叔本华之优美贯通,所以不能说他不懂哲学,而是他接受的那一点点哲学仍然不离释家路线。叔本华把康德美学拓宽到极限,但我总觉得过犹不及,剑走偏锋始终不如温柔敦厚,咳咳,康德哲学比较正宗传统吧。本人想诚心读书,领悟一番美学和道德、独立、及公正这三者的关系。优美中之不足:每个人心里都还是有些可感知的地方,是不受欲望之情所喜恶的。这样的大美,我们称之为优美。意境之高妙,谓之艺术境界。既然可超越人之渺小感官喜恶,为何不能产生超出个人喜恶欲情利益的判断,为何不能自行判断何为公平正义,以贯彻思想,即理性,且取之自律行为,即道德?窈兮冥兮,谁可神通?把西人的主流美学贯通到中国人的意识里生根,能象禅一样的,除非是陈王大师再生。我等再看书,能做到陈王二人做不到的事情吗?

 

可不可以下一个推理推论:中国人只有丰富的经验主义及神秘直觉主义,而从来就没有发展过判断力,更加不会得到判断力所指向的,个人道德,存在主义,美,崇高,精神实有,自由权利,等等。就更加不会有以本体为原点推理出的科学与民主了。

 

良心即是内心一个真实的基准。正如好坏善恶,如何分辨,即判断力,判断力的综合是崇高美德,它的目的,就是真理自由。这是康德理论。只不过,天朝讲的凡事凭良心,是一个模糊的概念,不曾真的执行在公民法律里。所以照我来看,薄弱环节还是判断力。介于真理与理性知觉之间的那种中间转换的能力。

 

我们习惯浑俗和光的生活,习惯某个时点逃脱重负后仙乐飘飘的自由。习惯了精神和肉体分离扭曲各自放置互不干扰。西方大儒说我们无法区分自然法和理性实践的法,这只对了一半。我们从来不相信普通人在流俗与清高之外,手上有建立秩序的力量。物质和精神我们早已经可以区分,捞饱了就自己跑了成仙。学习康德的时间越久,感触会越深,越发感觉到我天朝之不足,亦无法可效什么中西结合宁馨儿之说,只是在这全球大浪潮里挣扎,能进化多少是多少,期望得一灵魂。

 

美学与神学有渊源

人若是不从内在的真实为出发点建立秩序,必然会陷入无秩序的绝望。就我的认知而言,我觉得人性是可以无尽的堕落的,并没有什么外力可以阻止的底线。联系基尔克果对“绝望”的定义,还有,秩序也可以理解为就是基尔克果说的联系,关系。造物与我的联系,及自我与他人的关系等等,觉得他们的思想是一个体系的。而我天朝就从来没有试图以社会关系和社会秩序的理想关系以达到自律的自由,这样的观察、思考和判断。

 

超出经验主义的判断,那就不是来自于知觉和推理,是来自先天的法则。假如没有先天的真实法则,那么人就不可能做出一些活跃的,有创造力的判断、思考和创作了。这说法有道理。这样的话,机械的、教条的,死理性派的,沙文科学主义,这些人的意识全都在经验知觉这一层就被康德秒杀了,倒吸一口冷气。


评论

热度(25)

  1. yatssunLisaQ 转载了此文字
  2. 肥牛私享LisaQ 转载了此文字
  3. 懵懂青年青春岁月已过LisaQ 转载了此文字
  4. 从前太矫情LisaQ 转载了此文字
  5. 苏三的三LisaQ 转载了此文字
  6. 汤伟LisaQ 转载了此文字
  7. 浮生若梦LisaQ 转载了此文字
© 肥牛私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