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牛私享

摆脱不了白天的黑,给自己一个愉悦身体的机会。。。我没有心,她散逸了。。。

读《野火集》有感

歡澍:

一开始我和其他大多数人一样,都以为龙应台先生是个男的,后来买到《野火集》后看到封面,是她的肖像,我才恍然大悟。不过说真的,是男是女确实问题不大,她所提倡的民主意识不会因为被人视为男或者女而改变,她笔杆子的力量才是不容小觑的。看了她写的《野火集》,可以感受到她有侠骨之风,骨子里充满傲气,还有对当时taiwan社会的质疑。我敢说,有质疑是好事,哪怕只有一个人。我们活在一个理所当然的社会里,看不到自己的利益正在被侵害,理不清自己的权利正在被剥夺,只知道自个儿活好睡好,这是一种单纯的愚昧无知,90年代前的taiwan便是如此。我们根本不知道质疑这个社会质疑这个政府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改变,于是我们宁愿不变,一直这样下去就好,可是真的可以吗?这真是我们想要的生活?

taiwan有现在的繁荣,我觉得要感谢一个人,他虽然也有过错,但在晚年开始提出自由化改革,这对taiwan的发展命运来说,是一个转折点。其中最重要的一项是解除dang禁和bao禁,他用自己最后一口气力挽狂澜,把taiwan推向民主化道路。或许不能说taiwan的发展就是因为他才有现今的欣欣向荣,可我们不能否定的是,统治者对这个国家对这个社会的影响。

龙应台先生所抨击的taiwan,让我感觉似曾相识,我记得有人说过:“想看过去的中国就去chaoxian,想看未来的中国就去taiwan。”原来,我就是像活在80年代的taiwan一样,出现诸多社会问题亟待解决,如环境污染问题,同样有民主意识的公知站起来向大家宣传普世价值,只是有人觉醒了,有人依然捍卫固有的体制。后者或许明白改革的好处,但由于现实原因,使他们认为至少目前为止仍无法实现改革,所以只好转向迁就或者容忍,在我看来,这是一种伪宽容。因为就是太多人得过且过了,统治集团才会更加肆无忌惮,他们权力过度膨胀的催化剂就是国民的伪宽容。我们是要学会宽容,可面对阻碍社会发展的问题上,我们的“宽容”是不是该收一收了?在这些影响范围大的问题上,我们是否应该严肃对待?

光靠社会上的公知们能推动这个社会的发展?显然是不可能的。我们不够团结,我们没有想让这个社会变得更好的强烈愿望,每个人都只想着自己的小世界,那剩下小世界与小世界之间的空隙该由谁来管?空隙里流淌着被污染的废水,难道就真的不会影响到你家门前?只要你打算在这个国家终老,就不可能独善其身。

我看完这本书后,心里既愤懑又庆幸,愤懑充斥在社会中种种不合理的问题,却无从找到解决的渠道;庆幸这本书还没被禁,还可以让更多生活在中国大陆的公民们可以看到甚至有意识。因为我们爱这里的山河,所以才不想它被污染;因为我们才要长久生活在这里,所以我们要争取应有的权利与幸福;因为我们爱这个国家,所以我们才提出质疑;因为我们希望她茁壮成长,所以我们才会严格要求她。若是你有钱,大可不必坐等受气,果断私奔到国外吧,逃离不失为一个好方法,但若是没有钱,就打消抛弃她的念头,与她和睦相处吧。其实,有许多许多理由让你对她负责,有很多很多原因让你为之付出,在你嫌弃她的同时,不妨想想你是否能将她改变,不要只抱怨,做出一点实际措施来使自己喜欢她吧。

我想,在目前的中国要每个人都意识到民主与自由似乎过于理想化了,但使大多数公民有这种意识,通过循序渐进,潜移默化是可以做到的。我不知道自己能否成为社会的瞭望者,但我也希望自己能够通过阅读更多的书籍来充实自己,用自己的一份力量推动这个社会的发展,哪怕是一点点也好。

评论

热度(10)

  1. 极祥客歡澍 转载了此文字
  2. 左手快乐歡澍 转载了此文字
    看看书
  3. 肥牛私享歡澍 转载了此文字
© 肥牛私享 | Powered by LOFTER